首頁 >>游記攻略 >>緬甸內比都之旅

緬甸內比都之旅1天 精華 優質
  • 2017年1
  • 北京
  • 緬甸

Naypyitaw”系緬甸古語,意為“首都、京城”。說是新首都,其實已經過了十年。2005年11月4日,各國駐仰光使節突然被約請到緬甸外交部聽取通報,副外長宣布:緬甸政府決定從即日起將首都從仰光遷移至彬馬那(Pyinmana),同時改名“內比都”。6 日,緬甸軍政府突然襲擊,下令多個部門于一天之內搬遷,翌日,聲明已經遷都。

  內比都大金塔

  內比都大金塔及旁邊的旗竿

  這種軍事風格的行動,除了手忙腳亂,嚇百姓一跳,還能有什么意義呢?當然,內比都本身就是戰略要地,坐落在勃固山脈與本弄山脈間錫唐河谷的狹長地帶,北依山勢,南對河川。按照中國的風水觀念,面川背山,扼守緬甸咽喉,也算是頗有戰略眼光的選擇。

  當年的平滿納火車站

  遷都的原因眾說紛紜,有說為了預防美國從海上對仰光發動“斬首行動”,這個說法太牽強,不值一曬;有說便于控制欽族(Chin)、克倫族(Karen)、卡雅族(Kayah)和撣族(Shan)等勢力強大的少數民族,此說還算合理;也有人說,這不過是軍方重復古代國王遷都的舊習,根據占卜決定風水寶地,然后在那里修建新的城鎮和宮殿。

  一個當地人在寺廟前走過

  通報遷都彬馬那,實則似是而非,內比都算是新城。所謂彬馬那,中國古籍錄為“平蠻”,滇緬抗戰史料多譯作“平滿納”,在內比都西15公里處,原為緬甸第三大城市,自古就是仰光至曼德勒商貿通道上的重鎮,現屬內比都市轄縣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曾是緬甸民族英雄昂山(Aung San)將軍發動獨立戰爭的軍事要沖和共產黨游擊隊大本營。

  檳榔攤兒

  街頭雕塑,寓意大象將英國人拱出緬甸

  革命紀念碑

  我現在要去的,就是彬馬那,也即當年中國遠征軍計劃對日軍實施“平滿納會戰”的所在。說話間,摩托車熄火,路邊店里有小包裝汽油,好像多用大可樂瓶。緬甸人的熱情友善讓我倍感溫暖,即使看上去吊兒啷當如摩托車騎士,亦誠不欺我。他幾乎聽不懂英語,居然將我載到有圣母瑪麗亞雕像的園子里。問懂英語的路人,才明白我要去火車站。臨別,互通姓名,可惜我終是沒有記住他發音復雜的名字。

  私立醫院的門診部

  世界多數民族都有名有姓,名為自己的符號,姓是血脈的傳承。緬甸人則例外,有名無姓,如“吳奈溫”(U Ne Win),“吳”是對長輩或有地位者的統稱,意為“叔、伯、先生”,表尊敬,如《緬甸歲月》里那個討厭的警官“吳波金”。小伙子對幼輩或者自已都稱“貌” (Maung),意為“弟”;’對平輩青年稱“郭”(Ko),意為“哥”;年輕女子不論婚否,對自己和同輩都稱“瑪”(Ma);對有地位或者年長的婦女稱 “杜”(Daw)。

  學校,男女生都穿裙子

  有意思的是,前面這個冠詞,會隨著年齡、地拉和場合的不同而改變。這種復雜的稱謂,在緬甸人的日常交往中表現得淋漓盡致,萬不可混淆,否則視為失禮。也許佛國的民眾,倡導眾生平等,都是佛門弟子,所以甚少在意家族血脈傳承。據說,某些場合,父母見到剛入佛門兒子,也要行跪拜之禮,放在中國則實在難以想象。

  一輛馬車在街頭走過

  內比都火車站是我見過的最安靜的火車站,空蕩蕩的廣場上有幢白色的平頂樓,門前有過廳,廳前插緬甸國旗。旗為紅色,左上有藍色長方形,繪白色圖案,外圍14顆五星環繞,中為14齒的齒輪,上附兩穗稻谷,顯然,14代表緬甸諸邦、省。盡日靈風不滿旗,時近中午,天氣炎熱,旗幟耷拉下來,顯得無精打采。

  內比都新城全景

  我甚至沒找到“火車站”字樣的牌子,掂起腳跟問工作人員:“是不是火車站啊?”,窗內點頭肯定。窄小的候車室里空無一人,只有三四個售票窗口,旁邊掛著小黑板,以緬文寫著車次情況,仰光到曼德勒的火車途經這里。徑直穿過廳堂,站臺凳子上閑聊的軍人看到我,示意先去買票。

  一對情侶在大金塔下合影

  1942年3月,當中國遠征軍戴安瀾師在東吁與日軍激戰時,日軍利用空中優勢,集中90多架飛機密集轟炸彬馬那,以阻止第5軍主力南下增援。3 月30日,戴安瀾師撤出東吁,中英美計劃實施“平滿納會戰”,以迎擊日寇。但西路英聯邦軍隊風聲鶴唳,一路潰敗,日軍尾隨追擊,向北方迂回以斷遠征軍后路。而東路陣地接連失守,中路第5軍有被包圍的危險。更兼將帥不和、指揮混亂諸原因,最后只得放棄“平滿納會戰”,向曼德勒方向撤退。

 

 

評論

印第安试玩